女婿的肉棒。

本人姓姚二十四岁。 现在无固定工作,唯一的爱好就是赌球。 我最佩服自己的是我找了个好妻子,我岳母是我们市里有名的企业家, 是做建材出身的。 市里所有公共汽车的停车站都是她承包建造的。 手下的厂房不下三十多间,外地还有她家里投资的公司。 说起我妻子相貌普通也倒罢了,结婚后我发现她认为夫妻生活根本是个累赘。 办事一定要在床上!连玩点花试动作她都不愿意, 更别说口交和我喜欢的肛交了。 每次上她都好像个木头一样偶尔「哼哼」两声当敷衍。 每当我像单人相扑结束下来,她立刻迫不及待转头就睡了。 其实当初她父母是准备把她嫁个海关关长也好做个所谓政治婚姻, 可惜人家看不上她。 当我从朋友那儿知道她有那么多家产也就耍尽了手段以求靠近她。 像我们这类所谓社会上跑的家伙别的也许不行, 泡泡MM那是绝对没问题的。 不到半年我就招女婿进了她家的家门,她母亲给我们买了幢二层小洋楼住着。 可惜我没料到的是我岳母一直防范着我,不知道是不是不信任我的理财能力还是看出我是为了钱才娶她女儿。 公司的生意她始终不让我插手。 我也不能表现得太过强求,只能顺其自然。 而我的岳父绝对是个老实人。 因为所有的家产是岳母和他婚后带给他的,所以在家根本没地位和抬不起头。 在公司里说是总经理其实大家都明白,一切决策的事情都是由我岳母签字认可才能实行。 也许因为我和岳父经历相同,我们反而很聊得来经常在一起喝酒看球。 一天他大概心情不好喝高了,我扶他到沙发上睡会儿。 突然他拉着我的手告诉我: 「小姚啊,男人要有钱啊!!没钱TMD连条狗都不算!!」我心里格骤一下,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觉得是个机会。 便问到: 「爸爸,怎么啦有什么不开心的事」他像是一下要站起来的样子, 突然又摔在沙发上手挥舞着: 「你那个所谓的岳母不光钱的事不让我碰 连房间都不让我进!!我是不行!!!我无能!!但我也有需求啊!!!说我半调子什么事都没能力做好。 我在她们家进去的时候就是条狗,现在真连狗都不如啊!!!」说完就睡着了, 嘴里低估着什么。 我打算在问些什么,可是他不再回答了。 我在另一沙发上坐下,我开始明白岳父一些话, 在这个家里男人恐怕是不可能会有机会掌握经济大权的 如果我现在不想办法先动手恐怕以后的下场就和现在这个男人差不多了。 我想到了岳母她才45岁,平常依旧打扮着时尚前卫。 因为常吃保养品的缘故身材保养非常好,她那么有名估计是不可能在外面养个小白脸, 被人捅出来的话一定名誉尽毁。 对女人来说有时侯名誉比钱重要。 但照岳父来说他们好久没夫妻生活了,也许。 。 。 。 。 。 但到这儿我没再敢想下去,和岳母毕竟这是乱伦啊!!三个星期后我不得不开始策划实行「勾引」岳母的计划了, 这三个星期里我走了被运德甲意甲都大爆冷门我赌那支球队输那支 一下子赌球输了10多万。 我找了道上的朋友帮忙说话,上缐才放出话来给我一个月!一个月我不把钱拿出来就砍一手一脚。 如果指望从现在的家里拿钱出来还债是绝对不可能的事了。 顾不得什么岳母什么亲戚了,反正没血缘关系上了也就上了! 星期日我岳父岳母到我们家来吃饭, 岳母因为刚接了一宗建筑工程。 心情不错就把佣人放假三天,亲自下厨给我们做饭。 看到我岳父见自己妻子下厨房做饭给他吃都快感动得要跪下来三拜九叩了, 我心中突然有种更想上她的冲动我倒想看看这个事业女强人在床上是倒底怎么个表现强硬法。 我趁妻子和岳父聊天的时候走进厨房,岳母正低头在矮柜里找着什么。 她今天依旧穿着一套黑色的职业女装,因为弯着腰的关系我能清楚看到包紧的群子勾勒出内裤的缐条, 还有若隐若现黑色长筒丝袜的花边。 想到以后就能上这个老女人,我积压很久的性冲动一下子突然爆发出来, 下身的肉棒昂首起来。 我往前跨了一步把肉棒顶在岳母屁股的股沟处「妈妈, 找什么我来帮你好了!」岳母像突然像触电一样 整个人一下子崩紧了大概停顿了三四秒种她忽然像醒悟过来, 连忙站直身体满脸红色地说: 「不!!没什么 我看看而已。 」我心中暗喜知道我还是料中了,她一直没男人滋润一下子遇到个结实的男人。 当然会心神不安。 这天吃饭岳母始终像是在想心事,脸上的红润直到走也没退下去。 我知道她宁愿相信我是不小心也不愿意相信自己的女婿故意勾引岳母。 当他们走掉后我迫不及待把妻子压在床上用硬得不行的肉棒狂插了一通, 泄掉了心中少许慾火。 看着躺在床上毫无反映的妻子, 我心中暗骂: 「烂货, 打飞机都比你强多了!」回到客厅我见到茶几上突然见岳母忘记带走了工程的合同书 我知道她一定会再回来拿。 真是天助我也!第二天我故意早早就让妻子去上班, 我找出事先准备好的熟女A片一个人在客厅里放着欣赏。 听到楼下有开防盗门的声音,我故意开大电视的声音, 脱掉全部衣物一个人对着电视开始搓揉起肉棒来。 不一会儿我就听到岳母走到我身头,啊了一声。 我转头看见岳母真准备往楼下跑去,我几步就抢过去把她搂在怀里。 岳母已经吓的六神无主了,下身又被我故意用肉棒压着大腿。 她转着头不看着我喊到: 「我没看见,让我走!!快让我走!!!」我心想成败也就这一次了, 她一定不敢到处和人说女婿要强奸她。 我吻上了她的嘴把舌头伸进她嘴里抵开她的牙齿搅拌着, 刚开始她还拼命反抗。 当我把手撩开裙子伸进她下身内裤里的时候她整个人像是软化掉一样直往地上倒去, 我不得不用尽全力支撑着她。 我的手在她小穴里来回抽动着,她下身早就对我投降了淫水四溅啊。 我抽出来手上满带着腻腻的液体,我把她手放到我涨痛的肉棒上, 引导着她来回帮我抚摸。 这时候的岳母完全已经失去思考能力,只是一味闭着眼睛享受着上下夹攻的感觉、享受着我肉棒的硬度。 我知道停顿能让她有时间思考,我抱着她向楼梯栏杆靠去。 把她上身转了过去背向着我,我的舌头依旧在她的脸上耳朵处来回舔着。 趁她一个不注意,我往后稍退了一步一下拉下她的内裤。 她一下子惊醒过来,「不要!!!这样是乱伦啊!!!!放开!!!快放开!!!」因为是在二楼楼梯扶手上她怕会摔下去, 所以没有大的动作连只手牢牢抓着栏杆。 我怕她太大声会引来邻居,一不做二不休抓着她脚裸把内裤扯了下来, 塞进了她嘴里。 这下岳母可算安静了,我上前隔着衣服抚摸着她胸前的乳房, 在她耳边喘着气说到: 「妈妈别怕!我知道你和爸爸好久没做过了, 我来替他满足您啊!!」她拼命摇着头表示抗议 因为身体前倾的缘故她只能死抓着楼梯栏杆无暇用手去拉开口中的内裤。 我握着我的肉棒对着她向我敞开的鲍鱼一下就冲了进去, 「啊!!」我和她同时不由自主地同时发出一声感慨。 也许因为是岳母的小穴许久没让人插过了,又淫水泛漤的缘故。 岳母的小穴显得异常的紧缩,加之她拼命地晃动着腰肢想逃开更让我感觉到小穴正一下下包围着我的肉棒吸吮着。 这份刺激和享受是我从来没尝到过的,想到自己的岳母正在自己身下蠕动着。 我抱着她的屁股拼命抽插着,哪管什么技巧和手段。 只知道一下下享受着这份「特殊」的刺激,开始岳母还反抗几下, 到后来随着我一次次用力深入的插进抽出她只能配合着在口鼻中发出「恩~~~恩」的声音。 我知道她已经完全被我控制了,我故意放慢节奏把肉棒抽出小穴, 在穴口来回摩擦着问道: 「妈妈怎么样女婿干得还可以吧要继续吗」岳母完全被性慾控制住了, 身体往后送着想把我的肉棒放回自己的体内去。 我忍着这份强烈入骨的刺激和兴奋, 继续问到: 「妈妈, 还要吗要的话你要回答哦!!」我看见岳母的头终于开始点头的时候 知道我的计划已经完全成功了。 她还是被我征服了,想到这儿我放下心头的负担。 又一次慢慢地把肉棒一点点插入到她小穴里面去, 这次的刺激更胜于前面的狂插。 岳母身体向上仰着, 口中含煳地: 「恩恩恩~~」。 已经放弃抵抗的她更加配合着我的动作,不能不承认她很会利用自己的小穴来迎合我的动作。 我把手从后面伸进她的上衣里隔着胸罩柔捏着两个肉团, 晃动着我的下肢让肉棒在小穴里四周抽插。 随着快速的抽插我也开始到达兴奋的极点。 「妈妈我不错吧!!女婿的肉棒厉害吧~~~我来了!!我要射出来了!!!啊!!!」 「恩~~~恩~~」 随着最后一次强烈地前冲, 我把整个下身全部贴在了岳母屁股上。 我积蓄好久的精液全部射了进去。 岳母的身体像触电般一样抖动了几下,和我一起软趴在地板上。 我拿出岳母口中的内裤,亲吻着她的耳垂手上还是继续抚摸着。 我轻轻地说道: 「岳母其实我好喜欢你!从一开始我就好想和你做爱!!」她已经完全像个被征服的女人, 趴在我肩上: 「怎么办啊我们这是乱伦啊 要天打雷噼的。 你怎么这么煳涂啊!!」我明白她已经不再怪我: 「不用怕啊!我们又没血缘关系!!你只是个普通的女人, 我只是你中意的男人而已嘛!!不用难过!!」这话说出来我自己都觉得好笑 中意我中意你的钱!!!随着我的安慰和抚摸她平静下来 承认了这份不伦的关系。

上一篇:婶婶的报复。 下一篇:大姊被我干翻。